中国信达:发挥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专业优势 防范化解风险 服务实体经济

  2022年3月31日,第282场银行业保险业例行新闻发布会在北京召开,主题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发展”。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总裁张卫东出席新闻发布会并介绍相关情况。

  中国信达坚决贯彻中央决策部署,紧紧围绕服务实体经济、防控金融风险、深化金融改革“三大任务”,聚焦主责主业,发挥不良资产处置核心功能优势,在化解金融和实体企业风险、服务实体经济发展方面作出了积极贡献。

  中国信达自成立以来,深耕金融不良资产市场,全力收购和处置银行和非银行金融机构不良资产,积极参与中小金融机构改革化险,助力打赢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

  一是坚守银行不良资产主阵地。中国信达积极对接银行需求,主动适应市场变化,不断丰富处置手段。通过债权追偿、债权重组、租赁、债权转股权、资产转让、委托处置、资产证券化等多种方式加快不良资产处置,提升处置效益,有效防范化解银行金融风险。十九大以来,中国信达累计收购金融不良资产本息7425亿元,公开批量转让市场份额占比超过30%,持续保持行业领先。

  二是积极拓展非银行金融机构不良资产收购处置。中国信达密切关注金融领域新的风险形态,积极参与信托、金融租赁、资管计划等领域不良资产收购,切实维护国家金融安全。2021年收购信托公司转让债权近百亿元,并与中国信保基金达成战略合作;竞得首单银登中心单户对公不良资产,收购首单银行理财不良资产并成功处置。

  三是参与中小金融机构改革化险。中国信达通过重组顾问、收购不良资产、补充资本等方式积极参与部分中小金融机构的改革化险,助力维护区域金融稳定。

  中国信达坚持以市场需求为导向,积极提供个性化、差异化、定制化金融服务,发挥有别于传统金融机构的独特作用,防范化解实体企业风险,推动企业转型升级,助力维护社会稳定。

  一是参与危机企业救助。中国信达发挥处置风险功能齐全优势,针对部分出现危机的大型企业集团采取一企一策,运用不良资产特色的投行手段,通过切断担保链、资产重组等方式,有效控制风险蔓延,成功化解一批可能引发地方重大金融风险的项目,使危机企业获得新生。疫情期间全力支持企业复工复产,助力经济恢复和疫情防控。

  二是参与企业破产重整。中国信达参与制定破产重整方案,妥善处理各方利益关系,采用共益债等方式,保障企业在破产重整期间维持生产,提升营运价值,为企业重整再生争取有利时机。发起设立100亿元危困企业投资基金,解决破产启动难问题。截至2021年底,基金累计投放77亿元,行业涉及机械、钢铁、医药、化工、煤炭等。

  三是开展资本市场纾困及资管产品风险化解工作。中国信达高度关注金融市场新情况和新变化,主动开展资本市场纾困业务、参与债券、股票、私募基金等多类金融产品风险化解,推动资源盘活与整合,助力底层资产价值修复,支持金融市场健康发展。

  四是支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国信达重点围绕产业转型升级、优化资产负债结构等需求,帮助企业有效降低杠杆率,增强经营活力。截至2021年底,累计开展市场化债转股业务260亿元,并将债转股业务拓展向民营企业。

  五是支持国有企业改革。中国信达积极参与央企“两非”“两资”剥离处置、国企混改、淘汰落后产能等业务,助力完善治理机制,调整优化资源配置,支持国企做强做优。积极推动并参与设立“两非”“两资”优化调整基金;2021年,央企国企业务新增投放达236亿元。

  六是服务国家战略。中国信达聚焦“三新一高”,加大对先进制造业、战略性新兴行业支持力度,帮助传统企业与新技术、新业态深度融合,助力提升国家核心竞争力。2021年,对新能源领域的投放已占到整个能源条线%。配合国家区域战略布局,强化重点区域资源配置力度。2021年,公司对长三角、大湾区和京津冀新增不良资产投放占比达到50%以上。

  下一步,中国信达将继续以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全面贯彻党的十九大和十九届历次全会精神,深入学习习关于金融工作的重要讲话和指示批示精神,认真落实银保监会的工作部署,完整、准确、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增强金融报国情怀和政治担当,聚焦主责主业,全力做好防范化解风险、服务实体经济工作,维护金融稳定大局,以优异成绩迎接党的二十大胜利召开。

  21世纪经济报道:当前我国经济面临需求减弱、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在这种情况和疫情冲击下,实体企业发展面临着冲击,信达在实体企业救助方面一些优势和好的经验做法。

  资产公司是偏小众的行业,刚才张主任也说了,平时跟各位媒体记者接触的比较少,对这个行业不是特别的清楚,我想简要回顾一下资产公司的历史,从这个过程中能看出资产公司的核心竞争优势在哪。资产公司1999年成立到现在23年时间,最早成立的时候干了两件事。一个是当时亚洲金融危机以后,商业银行有大量的不良资产,为剥离商业银行不良资产,成立了4家资产公司。第二是对国有企业进行债转股,补充国有企业资本金。资产公司出生就是为了防范化解风险、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第二个阶段是收购了各银行改制上市之前的所有不良资产,包括当时的中行、建行,一个包将近3000亿,工行一个资产包大概4500亿,之后各股份制银行上市之前的所有的资产剥离。同时在那个阶段,参与了咱们国家证券行业危机救助,有些证券公司、信托公司都是那时候参与危机救助过程中获得的牌照。

  近几年来,资产公司也是市场化债转股主要参与者,通过这种方式服务和支持实体经济。最近几年,受多重压力的影响,整个经济活动中一些问题资产、问题机构相对比较多,这个过程中,最近几年信达公司和其他资产公司参与了中小银行的风险化解,不良资产的收购,参与了违约债市场,参与了证券市场的纾困,也参与了一些大型企业集团的纾困。从以上这些事例可以看出,资产公司在20多年的经营中它的核心主业就是化解风险,服务于实体经济。在这个过程中,我想资产公司的竞争优势也在这方面。我们理解从中国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特别是中国的金融安全网建设过程中,资产公司就是有别于传统金融机构的,也就是咱们通常说的另类投资机构,它服务于金融市场的问题资产、问题机构,也就是金融市场中下端,利用各种手段防范化解风险、服务实体经济。20多年过程中,资产公司积累了这个领域的专业人才、积累了全国性的网络,也有众多的金融工具,能够在危机救助、风险化解中发挥更多的作用。

  在支持疫情防控方面,我们全力支持企业复工复产。我举几个例子,最近两年我们救助的三家企业,一家是河南的做医用品的企业,当时这个企业进入破产程序了,但它的技术还是不错的,进入破产程序以后就面临停产停工,这个过程中我们帮他做了重组,恰恰这个时候疫情暴发。当时武汉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有1/3防护服是这个厂家生产的,当时如果破产了就没有这个生产能力了。另外一家是做生物制剂的,湖南的一家企业,也是因为资金链断裂,诉讼缠身,进入破产程序了。这个过程中,我们给它进行了重组,恰恰疫情暴发以后,它是咱们核酸检测试剂一个非常重要的生产基地,发挥了非常大的作用。当时在北京也有一家,也是进入破产重整,它是生产消毒液的,资产公司的特点就是“雪中送炭”,出事儿的时候,传统金融机构因为信用评级、风控的问题不能进,我们专门做这个事儿,这种情况下我们给它一笔资金,恰恰这个时候突然疫情暴发,通过这笔资金一下子整个企业活起来了。

  在大型企业风险救助方面,我们的经典案例很多。浙江省一家企业,他自己因为经营不善、多元化,导致出现债务危机。从市场角度来讲可以破产,但是跟他在同一个担保链上还有很多企业,如果他出现问题可能引发整个区域的信用风险或者金融风险。

  我们通过收购17家银行的债权,把它所有的担保债权全部进行了收购,这样的话,其他的企业就保全了,这家企业我们又给它引入新的投资人,又给它进行债务重组,最后所有企业都进行了风险化解。

  我再举个例子,前几年,山东一个城市的几个龙头企业都在担保圈中,如果一家出问题可能其他几家全部出问题。我有一个数据,我们在山东的一个城市就投入了上百亿,这个上百亿什么概念呢?就是把整个城市里整个担保圈的龙头企业的债务进行了重组,斩断这个担保链,引入新的战投,让企业重新恢复生产。在这个事情上应该说对当地的经济稳定、金融稳定特别是保就业、保市场主体,为“六稳”“六保”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在资本市场上,资产公司围绕上市公司纾困和一级市场纾困做了很多事情。前两年,一家上市企业因为债务问题,面临多起诉讼,企业亏损,面临退市。这个过程中,我们一方面引入新的优质资产注入进去,第二把它原有的诉讼资产、无效资产全部剥离,同时又引入新的战略投资人,这个企业就从破产退市的边缘恢复了上市,同时又有了盈利。这家企业涉及的股民有好几万人,通过这种方式,我们维护了中小投资人的利益。那就是说本来是退市企业,但是注入了优质资产以后,我们把企业欠银行的所有债务全部收购过来,通过重组、引入战投,注入新的资产,让这个企业恢复上市。

  通过这几个案例就想给大家介绍一下,资产公司就是通过对于问题资产、问题机构的救助,化解了金融风险和实体企业风险,同时提高了资源配置的效率,减少了社会成本,特别是保就业、保市场主体,为“六保”“六稳”做出贡献。我就说这么多,谢谢!

  新华社中经社:银保监会2022年工作会议强调“持续提升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质效,着力推动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请问中国信达在支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推动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方面有哪些重点举措?谢谢。

  谢谢您的提问。近年来,信达坚决贯彻落实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不断加大服务实体经济的力度,提升质效、主动作为,聚焦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帮助实体经济解决阶段性的困难,促进企业转型升级、轻装上阵。刚才我介绍过,资产公司相对于传统金融业来说是一个补充或者相对小众的行业,但起着“雪中送炭”的作用。我们在整个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提升市场效率、减少社会成本压力、防范风险,从几个层面可以看到资产公司发挥的作用。

  第一,通过参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支持实体经济降杠杆。最近几年,国家一些大型央企及其子公司的债转股我们都有参与,到现在为止,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都非常不错,还有一些民企的债转股我们也参与了不少。

  第二,在国企改革方面,主要是帮助国企优化资产结构、降低负债水平、提升治理能力,包括“主辅业剥离”等,也就是通过加快国企央企非主业、非优势资产剥离,推动无效资产、低效资产处置,帮助国有企业调整内部结构、优化资源配置,集中资源做大做强主业,提高核心竞争力。比如有个央企,其旗下风电公司混改引战是集团整合新能源资产、对接资本市场的重要布局。我们对它的风电子公司实施市场化债转股,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发挥绿色金融功能,主动服务国家“双碳”战略,支持优化国有经济布局。

  在推进国有“僵尸企业”清理工作中,我们对部分国有企业中存在的已经处于停产或半停产状态,连年亏损、资不抵债,主要靠政府补贴和银行续贷维持生存的“僵尸企业”在充分考虑保障员工权益、维护地方稳定的前提下,帮助其出清。如某集团公司按照国资委要求,需要剥离旗下三家僵尸企业,涉及多家金融机构债务和几千名企业员工。我们与该集团共同设立了18.5亿元的僵尸企业处置基金,对三户僵尸企业实施了收购、管理及处置。针对其中一户僵尸企业发行的5.5亿元企业债预计无法按期兑付情况,我们在公开市场实施了分批次打折收购,并实施了打折兑付。这种创新处理机制,在最大程度保护债权人利益的基础上,稳定了地区金融环境,得到了发改委、国资委等主管部门的高度认可。在处置阶段,我们按照一企一策原则,对其中具备重组价值的企业,实施了公司治理结构重建,并结合国家对钢铁行业整合的战略,成功实现了企业股权向国有大型钢铁企业集团的转让。对不具备重组价值的企业,坚决实施破产清算,推动低效无效产能的出清。

  第三,在战略性新兴产业投资方面资产公司也能发挥很多的作用。现实中很多项目虽然遇到了问题、遇到了困难,但是实体还是好的,由于债务问题、法律纠纷、经营不善、多元化扩张、担保链等原因,使本身很有竞争力的企业陷入了困境。我们从资产公司的角度进行价值修复,提升它的价值,这个方面我们也参与了很多的战略性新兴产业的投资,助力国家优化产业链供应链布局。比如说广西有家企业,是国家航空航天、航海、高铁等高端铝新材料的制造企业,习曾两次亲临考察指导,高度肯定该企业勇于创新创造的精神。这家高新技术企业出现研发投入和产品产出期限错配,“救火式”资金调度严重占用企业生产性流动资金,企业负债高企,常年亏损。公司与旗下南商银行联合广西投资以“资产+银行”模式摘牌该企业49%股权,按照“先投—后养—再装”的思路,有效控制广西投资的财务杠杆,激发企业生产活力,助推该产业在当地的“二次创业”,彰显出专业化、差异化、特色化的金融服务优势。项目投放一年,该企业即实现盈利,同比减亏3亿元,较预期提前2年实现扭亏为赢,迈出了该省传统优势行业崛起的坚实一步,获得了来自监管部门和企业的高度认可和好评。

  再举个例子,国内某硅片龙头企业发展潜力巨大。但公司处于产能扩张时期,面临降杠杆需求。我们对其实施市场化债转股,助力国产硅片生产企业打破欧美企业垄断,构筑我国半导体产业链配套能力,实现半导体行业关键环节的国产替代。

  类似这种,包括硅片生产的、智能通讯方面的,很多高科技企业,我们通过资产公司的特殊手段来支持和服务实体经济发展,切实发挥了金融“稳定器”作用。

上一篇:123所985、211高校特点+优势专业大盘点! 下一篇:河北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成立“北京冬奥精神”传播研究小组

技术支持:欧宝ob体育app登陆-安卓版进入  地址:哈尔滨市香坊区电碳路65号   黑ICP备58193731 XML地图